直到這個禮拜六,狗子就走了一年了。

每一天的思念都是濃濃的,有時候一進家門對著空氣,或者睡前對著床前的硫璃說話,感覺有他遺留的氣味會忍不住大口的呼吸,也想伸手希望能夠觸摸到什麼。

狗的耳朵都很靈,以前住在公寓的時候,狗子都能由爬樓梯的腳步聲辨別是誰回來,只要他聽到些什麼,就會跑去門口專注的聆聽,雪納瑞小巧的尾巴像個天線一樣,直挺挺的立著,如果是家裡的人回來,就會開始小小的搖擺,如果是老爸或者是我的腳步聲,搖擺的頻率跟幅度會越來越大。

一打開門,第一眼見到的會是從門縫中擠出來的狗鼻子,用力的幫我把門頂開,然後撲在我的腳邊,跳,跳,跳著要我抱他,要秀秀,要寵愛,要安慰,要你第一時間的注意。

這樣的歡迎儀式每天都要上演,如果他等得心焦,歡迎儀式還會帶著抱怨的叫聲,彷彿在抱怨怎麼出門這麼久,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裡。。。。

狗子年老的時候,我一回到家裡第一聲也是招呼他,給予他一向喜愛的特殊待遇。一直到現在,一開門,有時還是會對著那之前放著狗窩的角落說話。。。「狗狗,馬迷回來了。。。」

 

我記得對你的愛,好清晰好清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ter320 的頭像
water320

牆角下

water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